赛事

归来仍是少年——2017年UCI山地车世界杯速降赛威廉堡站

Date:17.06.07

by chinabike

文字:教主
图片: Flickr、Vitalmtb.com、Red Bull Media House



点这里观看本站世界杯精彩集锦
 
雨,似乎成了这个赛季迄今为止的主角。一个多月以前,法国卢尔德的雨水导致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六月的第一个周末,在平时颇为寂静的苏格兰小镇威廉堡的城外,世界杯速降赛继续开战。
 
虽然曾经置身于其中,但时隔七年,对于威廉堡的记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我所记得的,是已入夏但仍寒气逼人的气候;是步行十五分钟即可穿越的小镇;是天际始终微亮的夜晚;是静谧安详的峡湾美景;是高耸神秘的本内维斯山;是众多疯狂的车迷;还有这项小众却又充满魅力的运动所营造出的狂热氛围。

 

▲六月的威廉堡,时而艳阳高照,时而阴云密布,晴雨只在转瞬之间 ©Wessel Laurens/Flickr.com
 

▲上半段赛道沿着阿诺克山(Aonach Mor)广阔的山坡蜿蜒而下。这段赛道从2002年这里第一次承办世界杯分站赛以来,几乎就没有变化过。遍布的碎石砂砾、长长的木桥、散布的巨石,再加上神出鬼没般的团雾和大风,对任何车手来说都是不小的考验 ©Sven Martin/Vitalmtb.com

 
这场比赛最大的看点,莫过于被卢尔德大雨所耽误的29英寸与27.5英寸轮径之间的争夺。究竟是来势汹汹的29英寸战车优势凸显,还是27.5英寸战马宝刀不老,相信所有人都充满了期待。至于瑞秋·阿瑟顿(Rachel Atherton)的连胜纪录,自然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十五年以来,这条赛道成就了一位又一位王者。无论是2002年克里斯·科瓦里克(Chris Kovarik)石破天惊地以14秒优势拿下这里的第一座冠军奖杯;还是格雷格·米纳(Greg Minnaar)六次加冕(其实他2003年还在这里拿下一座4X世界杯的冠军奖杯);或者是2010年阿瑟顿兄妹对男女精英组冠军的垄断;再到2016年为史蒂夫·史密斯(Steve Smith)举行的默哀活动,都让所有热爱这项运动的人们铭记终生,无数个精彩瞬间也被历史所记载。

 

▲十五年以来,威廉堡目睹了太多伟大的时刻。这里最不缺的,就是热情的观众 ©Red Bull Media House
 

转眼间,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们已不再年轻,不断涌现出的青年才俊不断挑战他们的地位。排位赛之后,纵观成绩单前二十名,80后车手仅剩四位。连曾经的王者山姆·希尔(Sam Hill)也已淡出人们的视线,本赛季仅仅选择在这里参加一站世界杯赛事。确实,在这项对体能和爆发力要求相当高的运动中,30岁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年纪,而青年组已经有00后车手在赛场上恣意挥洒他们的青春。
 
然而,牢牢占据精英组排位赛榜首的,一位是35岁的格雷格·米纳,一位是年近30岁的瑞秋·阿瑟顿。面对这两位冠军车手,没有人敢质疑他们能否继续披荆斩棘攻城略地。值得一提的是,两人在过去两年里均在这里夺冠。他们能否打破威廉堡无人三连冠的咒语,创造属于自己的历史呢?

 

▲排位赛的降雨,将树林里原本松软的泥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泥坑。其中夹杂着树根和乱石,还有如陷阱般的坑洞。稍有不慎,便会摔个人仰马翻。而这一赛段,也在车手之间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Dan Hearn/Vitalmtb.com
 

女子及男子青年组
女子青年组在当地时间6月4日上午率先展开角逐。出生于2000年、首次参加世界杯赛事的本土小姑娘梅根·詹姆斯(Megan James),虽然在下半段遭遇爆胎,导致23秒的领先优势骤减到8.9秒,但依然强势夺冠。亚军和季军分别被美兰妮·夏巴(Melanie Chappaz)、弗洛拉·莱索(Flora Lesoin)夺得。上一站冠军、去年女子青年组世界冠军阿莱西亚·米希亚吉亚(Alessia Missiaggia)仅位列第五。

 

▲首次参加世界杯的梅根·詹姆斯便拿下冠军。这些稚嫩的脸庞难免让人想到如今精英组车手们当年青涩的模样 ©Dan Hearn/Vitalmtb.com
 

男子青年组方面,去年在这里夺冠的芬恩·埃尔斯(Finn Ilse)今年没能卫冕,以5秒的劣势收获一枚亚军。Madison Saracen车队车手马特·沃克(Matt Walker)上一站因为爆胎排名垫底,在威廉堡他主场作战,气势恢宏地将冠军收入囊中,而他的成绩即便在精英组中也能排在第十位,第一个计时点的成绩更是今日的全场第二快。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他。



▲芬恩·埃尔斯虽然很拼,但扔被拉下马。下一站应该会强势归来吧,毕竟他虽然年纪轻轻,但也是14岁就拿过Crankworx甩尾冠军的人 ©Dan Hearn/Vitalmtb.com
 

▲马特·沃克的表现,必然会让精英组的大哥哥们心中一惊 ©Boris Beyer/Vitalmtb.com
 

▲在本土拿下冠军,他开心得像个孩子……不,他本来就是个孩子 ©Dan Hearn/Vitalmtb.com
 

女子青年组成绩

 

男子青年组成绩

 

女子精英组
就在大家准备好了花生瓜子小板凳,准备看瑞秋·阿瑟顿女王在本土完成十五连冠时,坏消息传来——她在赛前最后一次练习时不慎摔车,导致肩部脱臼,被送医进行X光检查,并因此不得不退出决赛。这样一来,她所创下的前无古人后不知道有没有但是很可能没有来者的十四连冠记录就此终结(没错,这句话就是考察你们的肺活量的╮(╯▽╰)╭)。至于其他车手,虽然纷纷表示遗憾,但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帮小姐姐们肯定都卯着劲准备利用这个大好的机会翻身拿个冠军呢。
 
目前来看,最有实力夺冠的,当属小甜妹塔妮·西格雷夫(Tahnee Seagrave)和特蕾茜·汉纳(Tracey Hannah)。当然,玛侬·卡朋特(Manon Carpenter)和米莉亚姆·尼可(Myriam Nicole)也具备这个实力,只是考虑到他们近期的表现,胜算并不算太大。
 
然而,决赛中的摔车,让西格雷夫与领奖台无缘,最终只获得第九名。上一站只获得第十名的瑞士姑娘艾米丽·西根塔勒(Emilie Siegenthaler)则发挥出色,收获季军。米莉亚姆·尼可稳扎稳打,四个计时点均排在第二位,最后成绩也是第二名,她对于自己的状态颇为满意。而冠军则被最后一个出场的特蕾茜·汉纳收入囊中。她在过去的一年里五次获得亚军,而这一次终于站上了最高领奖台。这也是她时隔五年之后,再次拿下世界杯的分站冠军。

 

▲虽然纪录被终结,但依然面带微笑。在老对手埃米琳·拉戈(Emmeline Ragot)退役之后,29岁的瑞秋·阿瑟顿已站稳了圈内“一姐”的位置。此前她曾表示,面对连胜自身有很大的压力。这一次,相信压力已经全部清零,可以重装上阵了 ©Boris Beyer/Vitalmtb.com
 

▲塔妮·西格雷夫错失拿下个人首冠的好机会。但比赛就是这样,一向乐观的小甜妹肯定不会轻言放弃的 @Red Bull Media House
 

▲今年的速降世锦赛会在特蕾茜·汉纳的家乡澳大利亚举办。这个期待已久的世界杯分站冠军必然会鼓舞她的士气 @Red Bull Media House
 

▲拿下冠军之后,特蕾茜的哥哥迈克尔·汉纳(Michael Hannah)也上前祝贺。两人从小一起骑车,感情非常深厚 ©Dan Hearn/Vitalmtb.com
 

▲女子精英组领奖台。少了瑞秋·阿瑟顿的身影有没有感觉不太习惯呢 @Red Bull Media House
 

“这条赛道真的太难太难了,身体和精神两个方面都必须处理得当。我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太多,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擅长的路段。我的目标只不过是顺利通过中间的树林路段,虽然那仅仅是非常短的一段路。出发前我并没有想过一定要赢,我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终点。”——特蕾茜·汉纳
 
女子精英组成绩


 
 

男子精英组
男子精英组的赛场上,一边是29英寸与27.5英寸两种规格之间的厮杀,一边是老将与新人之间的角力。排位赛前五名里,前三位用的都是29英寸规格,其中杰克·莫伊尔(Jack Moir)的Intense战车更是赛前不久刚刚出炉的工程原型车。格雷格·米纳与洛里斯·维吉尔(Loris Vergier)则延续了上一站排位赛的勇猛势头,占据了前两位。
 
上一站被大雨打乱阵脚的大佬们,在威廉堡又吃了不少苦头。给他们带来麻烦的就是前面提到的树林路段。这段路是今年的新赛段,车手们进入树林之后需要跳下一处木台,然后迎接他们的便是错综复杂的树根、犬牙交错的乱石、大小不一的坑洞、以及湿滑不堪的烂泥。卢瓦克·布鲁尼(Loic Bruni)在这里摔了、布兰登·费尔克罗夫(Brendan Fairclough)在这里摔了、甚至连丹尼·哈特(Danny Hart)都在这里摔了。不少车手和媒体都表示,这段路的某些部分完全是赛道修建人员不负责任草草完工的结果,并且已经造成了数名车手受伤。但是也有车手表示,既然是速降赛,那么就应该坦然面对赛道上的一切状况。
 
抱怨也好,争论也罢,比赛还是要继续。

 

▲山姆·希尔在这里夺得世界杯分站冠军,已是11年前的2006年。而紧接着,2007年,他在这里穿上了自己的第二件彩虹衫(世锦赛冠军)。转眼间,十年飞逝。看着熟悉的景色飞驰而过,这位31岁的老将内心必定感慨万千 ©Sven Martin/Vitalmtb.com
 

▲2014年,特洛伊·布鲁斯南(Troy Brosnan)在这里赢得个人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世界杯分站冠军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此次他的父母也不远万里从澳大利亚赶来为儿子助威。布鲁斯南的排位赛成绩一般,完赛后虽然坐上了热椅,但与领奖台擦肩而过,排在第六名 ©Dan Hearn/Vitalmtb.com
 

▲卢瓦克·布鲁尼这个周末过得一般般。从他的眼神里便可以看出对自己的成绩并不是太满意。而他衣服上的泥巴则告诉我们他在那段艰难的林间泥坑赛段吃足了苦头。带着第14名的成绩离开,前往欧洲大陆备战下一站 ©Dan Hearn/Vitalmtb.com
 

▲上一站险遭大雨暗算的KONA车手科纳·费隆(Connor Fearon)跨上战马便所向披靡。他在上半段的“弹球(Pinball)”赛段的速度全场第一。本场收获第八名,总积分排在第六位,成绩还是一如既往地稳定。不过下一站到了莱奥冈(Leogang),他肯定会全力以赴,争取一雪2015年以0.045秒惜败给艾伦·格温(Aaron Gwin)的怨气 ©Boris Beyer/Vitalmtb.com
 

▲丹尼·哈特没能逃过一劫,在树林里来了个前空翻。然而这位世界冠军并没有被摔车破坏了好心情,来几个大大的甩尾动作,回馈一下车迷也是极好的。你看,谁说29车型做起动作来费劲了? ©Sven Martin/Vitalmtb.com
 

▲虽然驾驭的是27.5英寸战车,但艾伦·格温对冠军的渴望无人能及。他敬业、专业的竞技精神令人称赞。然而顺利通过泥坑赛段之后的一个不应该的失误,让他丧失了2-3秒的领先时间,最终收获季军,为27.5英寸规格挽回了一丝颜面 ©Sven Martin/Vitalmtb.com
 

▲“鲨鱼侠”杰克·莫伊尔在这一站完成了自己的突破。完美的发挥,让他把艾伦·格温赶下热椅,最终站在了亚军的领奖台上。叫他“鲨鱼侠”,是因为他整整十年前曾经在冲浪时被鲨鱼攻击,咬到了腿部。接受了500多针的缝合,最终死里逃生。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相信这位澳大利亚小伙的前景不可限量 ©Boris Beyer/Vitalmtb.com
 

▲如果称他为全场气场最强的人,大家应该都不会有意见吧。人品好、性格好、身材好、相貌好……是女人就该嫁给格雷格·米纳这样的男人。这一次,他满足了所有人的愿望,完成了在威廉堡的三连冠,也拿到了个人生涯第二十个世界杯分站冠军。世界杯速降赛在威廉堡举办十五年,他将其中七个冠军揽入怀中,他不是王者,谁是? ©Red Bull Media House
 

▲米纳冲线之后,队友和车迷冲上去将他扑倒。而史蒂夫·皮特(Steve Peat)也难掩激动之情,高举米纳的战车尽情欢呼 ©Dan Hearn/Vitalmtb.com
 

▲欢呼、庆祝,怎么都不嫌多 ©Boris Beyer/Vitalmtb.com
 

▲这一天,历史被重写。对于格雷格·米纳个人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战,同样需要铭记的,便是29英寸轮径速降车型拿下了历史上首个世界杯分站冠军 ©Red Bull Media House
 

“真的是太艰难了。可以说是我职业生涯所有比赛中最艰难的一场。当时雨已经开始下,我一直在默默祈祷让雨离我远点。上半段我非常卖力,然后一路拼到终点。这场比赛太不容易了。”——格雷格·米纳
 
男子精英组成绩


 

比赛尘埃落定,老将征战多年,宝刀依旧不老。而29和27.5之间的对决,也只是刚刚开始。也许格雷格·米纳这样的伟大车手为29车型带来了冠军光环,也许27.5车型能够展现出自己独特的优势。但各自的优劣还需要更多比赛才能检验出来。然而不管谁胜谁负,本赛季的世界杯赛事注定更有看点。
 

▲这项运动的魅力,除了精彩激烈的骑行,还有格雷格·米纳,以及其他一众优秀运动员身上体现出的坚毅、不屈、顽强、乐观的精神。虽然已年近四十,但他依然热血,敢于为目标拼搏,也勇于面对失败。铁马四处征战,归来仍是少年 ©Dan Hearn/Vitalmtb.com
 

本周末,世界杯速降赛第三站将在奥地利莱奥冈继续展开厮杀,我们也会为大家带来独具观点的报道。关注更多精彩国际赛事,敬请锁定CB自行车网!

延伸阅读

车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