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

格雷格·米纳(Greg Minnaar)18冠回忆录

Date:15.07.18

by chinabike

作者:CB-强子
编辑:CB-教主
CB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4岁的格雷格·米纳就站在那里,历经123场UCI顶级赛事的鏖战后,他早已习惯了赛场的一切。若不是喷洒的香槟提醒我们,也许会忘记这是一场史诗般的决赛。南非人脚下堆放的鲜花和略沾尘土的全盔陪伴他走上领奖台,这是长久的高尚,也是十年如一日的写照。岁月的年轮悄悄地与这项赛事打了25年的交道,而米纳撰写历史的光辉只花了3:00.535。
 

人们总是喜欢见证不朽的传奇,这属于世界杯年度五冠之王的尼古拉斯·沃伊洛兹(Nicolas Vouilloz);属于撰写澳洲荣誉的南森·伦尼(Nathan Nennie);也属于不惑之年的史蒂夫·皮特(Steve Peat);更属于此时此刻的格雷格·米纳。
 
20岁不谙世事初闯江湖的少年总会有那么一丝血气方刚,34岁历经磨练身经百战的男人则会多一些成熟稳重。在成长路上的这两个时间点,米纳分别收获了第1场和第18场分站赛冠军。14年的光阴,足以让竞技体育赛场变得物是人非。曾盛极一时的NBA 1996黄金一代球员现今早已不知去向;曾三次当选世界足球先生的“外星人”罗纳尔多现今正与伤病对抗;曾称霸世界乒乓球荣耀的马琳现今也过上退役生活。而1981年出生的山地车手格雷格·米纳却正上演着属于自己的丰功伟绩。从14年前初尝冠军的南非小将再到现今众人慨叹的巅峰王者,米纳在这个时代留下了最伟大的印迹。





(一)2001 速降世界杯卡普伦站(Kapurn)
 
对于格雷格·米纳而言,首座世界杯冠军多少来的有点晚。在这之前,他已经在精英组征战了四个赛季,期间转战三支不同车队(CANNONDALE/SCHICK, KONA, ANIMAL ORANGE),这一切用颠沛流离来形容毫不为过。2001年,米纳所在的ANIMAL ORANGE车队正式改名GLOBAL RACING,他也在这一年收获应有的荣誉。8月中旬,2001年速降世界杯第7站在奥地利小镇卡普伦打响,米纳战胜两位法国人塞德里克·格雷西亚(Cédric Gracia)和尼古拉斯·沃伊洛兹拿下个人首个分站赛冠军。从首站斯洛文尼亚再到末站加拿大,2011年速降世界杯分站赛多达8场。从6月初再到8月末,米纳不仅收获了分站赛冠军,也举起了年终冠军奖杯。


2001年速降世界杯卡普伦站历史资料


(二)2004 速降世界杯威廉堡站(Fort William)
 
格雷格·米纳的职业生涯初期,总是看到他与多个车队挥手告别的场景。在GLOBAL RACING两个赛季结束之后,2003年他选择转会Haro Lee Dungaress车队。即使当年在瑞士塔马洛山拿下世锦赛男子精英组冠军,但这还是没能打消南非人离队的念头。也许这和马丁·怀特利(Martin Whiteley)有很大的关系,这位澳洲男人最初创立GLOBAL RACING,再到后来的G-CROSS HONDA车队。他与米纳良好的关系促成合同的达成,南非人最终加入G-CROSS HONDA车队。2004年,米纳在速降世界杯只赢得一站冠军,正是来自现今赫赫有名的威廉堡赛道。依旧是那些熟悉的老对手——塞德里克·格雷西亚、史蒂夫·皮特(Steve Peat),高手之间的对决总是精彩纷呈,而这次胜出的是更为年轻的米纳。


♦身穿彩虹衫的米纳在威廉堡赛场


(三)2005 速降世界杯维林根站(Willingen)
 
对于职业运动员而言,能一直保持良好的竞技水平显得难能可贵,而米纳恰好做到了这点。当速降世界杯首次来到德国滑雪胜地维林根,山地车运动赋予了这座小镇不一样的活力。首站维戈(Vigo)的败北并未削减南非人取胜的决心,一月之后的维林根,米纳依旧面对着那帮老对手,只不过这次他笑到了最后。如果回到十年前,在那场比赛中我们会看到丹·阿瑟顿(Dan Atherton),凯尔·斯骓特(Kyle Strait),而现今他们身上的标签却是Enduro和Red Bull Rampage赛场上的悍将。十年光阴,恍若昨日,而南非人米纳却一直征战在速降赛场。


♦效力于HONDA车队的格雷格·米纳所向披靡


(四)2005 速降世界杯巴内阿里约坎博里乌站(Balneário Camboriú)
 
当大西洋的海风吹到巴内阿里约坎博里乌时,2005年速降世界杯第5战来到南半球的巴西。对于这个国度来说,能够举办速降世界杯是光辉也是荣耀。而对于米纳而言,这只不过是个人职业生涯的又一次冠军之旅。对于任何一位车手来说,在群雄争夺的2005年,能一举封王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暂且抛开状态神勇的米纳和皮特不谈,那年还有冲劲十足的山姆·希尔(Sam Hill),MAXXIS-MSC的“三驾马车”等人。竞争已是空前激烈,胜利就在毫秒之间。即使主场作战的马科尔夫·伯克托尔德(Markolf Berchtold)拿到个人世界杯最好的成绩,但终究不能主场夺魁,冠军还是交给了南非人米纳。


♦我们总是能在全球各地看到米纳夺冠的身影


(五)2005速降世界杯天使之火站(Angel Fire)
 
这个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北部的山地车公园,在UCI速降世界杯赛程上只出现过一次,而成就光辉的就是常胜将军米纳。战胜两位澳洲强将杰瑞德·格拉夫(Jared Graves)和克里斯·卡瓦里克(Chris Kovarik),拿下个人第5座分站赛冠军。一周之内,从南美洲再到北美洲,南非人包揽两场分站赛冠军。2005年优异的表现也成就了米纳的第2座速降世界杯年度冠军,不管是对于米纳本人,还是对于整个南非,这都是莫大的荣耀。


♦格雷格米纳引燃“天使之火”


(六)2008 速降世界杯威廉堡站(Fort William)
 
米纳的第6座速降世界杯分站赛冠军我们整整等了两年,终于在2008年的威廉堡得以见证南非人不朽的传奇。但与两年前不同的是,这次他穿上了SANTA CRUZ SYNDICATE的队服。南非人终究与G-CROSS HONDA车队说了再见,这支传奇车队的故事也就此终结。时至今日,我们仍可在HONDA的官网上查找到米纳的夺冠照片,这一切也让人唏嘘不已。那时的SANTA CRUZ SYNDICATE的吸引力毋庸置疑,这是一支空前豪华的车队——史蒂夫·皮特,南森·伦尼,加上即将到来的米纳,车队三位主力战将均为速降世界杯年度冠军。别忘了,还有一位未来之星乔什·布莱斯兰德(Josh Bryceland),他当年在威廉堡男子青年组的成绩足以进入精英组前二十。而米纳更是没有辜负车队的期望,在最熟悉的威廉堡赛道。南非人战胜本土车手吉·阿瑟顿(Gee Atherton)拿下冠军,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在米纳的职业生涯,威廉堡是他赢得分站赛冠军最多的赛道


(七)2008 速降世界杯圣安妮山站(Mont-Sainte-Anne)
 
圣安妮山——UCI速降世界杯最具历史的传奇赛道。如果回看加拿大这个古老山区的山地车赛事荣耀,我们会发现太多的伟大车手,这里也浓缩了整个山地车运动的记忆。而对米纳而言,能在圣安妮山收获冠军更是意义非凡。从第三站威廉堡到第四站圣安娜山,米纳再次包揽分站赛冠军。圣安妮山之战,米纳将疯狂演绎到了极致,他也赢得至关重要的排名积分。当圣安娜山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我们可以称呼米纳为“卫冕之王”。卫冕,不仅仅只是运气和实力的结合,更是王者对胜利的渴望。敢于接受最好,更要敢于接受最坏,才有资格佩戴卫冕的王冠。速降世界杯威廉堡大胜之后,南非人在世锦赛败走瓦尔迪索,但在一月之后的圣安娜山,米纳强势归来!


♦圣安娜山的冠军,不仅是米纳生涯的光辉之旅,更是向无数山地车前辈的致敬


(八)2008 速降世界杯斯特姆洛山(Stromlo)
 
一月之后,格雷格·米纳在斯特姆洛山再次拿到分站赛冠军。决赛成绩单上,我们惊喜地看到他领先队友南森·伦尼4.68秒,同时领先当年的世锦赛冠军吉·阿瑟顿5.66秒。2008年的米纳状态有如神助,巨星特征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在UCI速降世界杯的赛程历史上,虽然斯特姆洛山也只是昙花一现,但却永久留下了南非人的身影。而当年的SANTA CRUZ SYNDICATE三巨头更是实力出众,他们是精英组前十名的常客。9月中旬速降世界杯最后一站在奥地利施拉德明(Schladming)落下帷幕,米纳凭借总积分第一拿到年终冠军,这也是他个人第三座年终冠军奖杯。


♦2008年,米纳的状态有如神助


(九)2009 速降世界杯彼得马里茨堡(Pietermaritzburg)
 
在彼得马里茨堡的速降冠军风云榜上,出现最多的便是格雷格·米纳。当2009年速降世界杯首次踏入南非的土地,车迷将期待的眼光放在了本土车手米纳身上。的确,米纳代表了整个南非甚至是非洲的山地车文化,当欧美山地车手称霸世界荣誉之时,米纳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一现状。2009年,也是UCI速降车手转会最频繁的一年。米纳的昔日队友南森·伦尼转战其他车队,SANTA CRUZ SYNDICATE三巨头时代也宣布结束。但车队的人员更替并没有影响米纳的竞技状态,在主场彼得马里茨堡,米纳战胜澳洲人迈克·汉纳(Michael Hannah)拿下分站赛冠军。


♦米纳首次在家乡拿到分站赛冠军


(十)2009速降世界杯威廉堡站(Fort William)

在大不列颠的威廉堡,我们总能寻找到诸多伟大车手的印迹,而格雷格·米纳便是其中之一。2009年,速降世界杯再次来到这条古老的赛道。在这里,你可以回想起澳大利亚车手克里斯·科瓦里克(Chris Kovarik) 以14.02秒的巨大优势拿下男子精英组冠军时的兴奋;塞德里克·格雷西亚在Siemens Mob. Cannondale车队时的辉煌;法国女王安妮-卡洛琳·肖松(Anne-Caroline Chausson)优雅取胜的伟大。威廉堡狭长陡峭的赛道一直考验着每一位参赛车手,而2009年登上男子精英组最高领奖台的正是两届威廉堡速降世界杯分站赛冠军得主——格雷格·米纳。


♦米纳又一次将威廉堡分站赛冠军收入囊中


(十一)2009年速降世界杯布罗蒙特站(Bromont)

布罗蒙特——UCI速降历史上颇具特色的赛事举办地。1992年这里举办了UCI山地车世锦赛,之后的几年我们再很少再听到它的名字。直到1999年,速降世界杯初次来到布罗蒙特,而当时的冠军正是传奇人物尼古拉斯·沃伊洛兹。在这之后,布罗蒙特又一次的消失在山地车迷的视野中。等到再次回归之时,竟是2008年速降世界杯,这也隔了整整十年。2009年,速降世界杯第7站在布罗蒙特打响,南非人米纳以微弱的优势拿下男子精英组冠军。而在那场比赛结束之后,小镇布罗蒙特再次被抛弃在速降世界杯赛程之外。也许数年之后,我们将再次看到属于布罗蒙特的速降世界杯。


不管是米纳还是SANTA CRUZ SYNDICATE车队,荣耀一直伴随着他们


(十二)2010 速降世界杯马里博尔站(Maribor)
 
2010年4月,UCI速降世界杯首站在斯洛文尼亚马里博尔拉开帷幕。当山姆·希尔拿下2009年年终冠军时,世界杯新老交替的时代正式来临。我们可以在赛场上看到更为年轻的艾伦·格温(Aaron Gwin)、史蒂夫·史密斯(Steve Smith)、乔·史密斯(Joe Smith)、乔什·布莱斯兰德(Josh Bryceland)等人。新人十足的冲劲的确影响着赛事的走向,但这不代表那些老家伙会“就此罢休”。1974年出生的史蒂夫·皮特,1979年出生的迈克尔·帕斯卡(Mickael Pascal),1981年出生的格雷格·米纳,他们依旧强硬地征战在赛场,孜孜不倦并满怀荣誉之心,斗志昂扬不曾退却半步,这就是那些老家伙的赛场生存方式。3:23.420——只不过是一串阿拉伯数字,但带给南非人米纳却是职业生涯的又一次冠军之旅。


米纳在2010速降世界杯首站拿下冠军


(十三)2010速降世界杯莱奥冈站(Leogang)
 
2010年6月,奥地利小镇莱奥冈初次迎来速降世界杯。陌生的赛道对那些顶级车手来说并不算难事,对冠军的渴望会让他们奋勇向前。在数秒的速降赛事,一切都显得激情四溢。南非人米纳依旧用他最擅长的方式驰骋在赛场,让欢呼声响彻整条赛道。4:05.65——莱奥冈首位冠军诞生。沸腾的人群几乎围住了赛场的每一个角落,当那位熟悉的身影缓步走上领奖台时,一切都有了归宿。又是米纳,又是那位南非斗士!他总是能给予这项运动最真诚的标签,那便是勇敢和伟大。


♦莱奥冈速降世界杯首位男子精英组冠军——格雷格·米纳


(十四)2011 速降世界杯威廉堡站(Fort William)
 
2011年的速降世界杯赛场,艾伦·格温成了万众关注的焦点。诚然,美国人转会崔克车队之后,我们总是能看到他站上领奖台的场景。但这一切,并不代表其他车手毫无光辉。南非人米纳依旧驰骋在赛场,你似乎永远看不到这位超级英雄的疲态。威廉堡,米纳既有落魄而归,更有荣耀之旅。与其心想过去,倒不如来场荡气回肠的比赛。小了米纳整整十岁的丹尼·哈特(Danny Hart)想在主场夺魁,但经验丰富的南非人彻底击垮了这位年轻人的梦想。从Lapierre/Saab Solomon车队再到GIANT工厂车队,年轻的丹尼·哈特终究未能战胜米纳。而那位而立之年的斗士却依旧延续着自己的传奇!


♦米纳俨然成为威廉堡站的常胜将军


(十五)2011 速降世界杯拉布雷斯站(La Bresse)
 
在速降世界杯这个赛场,有英雄的归来,就有老江湖的告别。时隔三场之后,米纳又一次将冠军收入囊中之时,但老将法比安·巴雷尔(Fabien Barel)正式宣告退出速降世界杯赛场。我们总是希冀那些伟大车手能一次次的上演巅峰对决,总是期盼山地车赛场有长青不老的传奇人物。但在竞技体育的赛场,我们却永远目睹着不同的面孔,或因他们的胜利而欢喜,或为他们的离开而沮丧。一代代伟大的车手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奋勇向前便是这项运动和这些人儿给予我们的真谛。不管是年轻力壮,还是华发苍颜,对胜利的渴望永远不会凋零。这一切,是法比安·巴雷尔影响我们的,也是格雷格·米纳给予我们的!


♦拉布雷斯站男子精英组冠军——格雷格·米纳


(十六)2012 速降世界杯彼得马里茨堡(Pietermaritzburg)
 
对格雷格·米纳而言,家乡彼得马里茨堡承载着他太多的回忆。在南非人的内心,回到家乡作战,他所效力的不仅仅是一支简单的车队,不仅仅只是与SANTA CRUZ SYNDICATE的荣辱与共。而是一种南非精神,一种内心深处的约定。我们总能在欧美地区找到诸多的山地车手,而在南半球的非洲,我们记住的也许只有格雷格·米纳。当艾伦·格温在全球山地车赛场称王加冕之时,南非的彼得马里茨堡,却等待着真正的主人。0.632秒,这是米纳领先第二名格温的成绩。我们都深切地明白,这是南非人捍卫主场尊严时汗水淋漓的写照;这是与他启蒙之地的不悔之约;这更是米纳给予这项运动最极致的表达!


♦米纳在家乡父老前又一次斩获男子精英组冠军


(十七) 2015 速降世界杯威廉堡站(Fort William)
 
命运让格雷格·米纳和艾伦·格温在2014年屡屡败于乔什·布莱斯莱德,可冥冥之中却又殊途同归。2015年的UCI速降世界杯赛场,两位昔日冠军以牙还牙式的巅峰对决堪称精彩。大不列颠风雨变幻的天气征兆的王者的归来,34岁的南非人正如远古时代的“圆桌骑士”一般,幽幽地拔出利剑,向远方的阵地勇往直前。4:47.693——威廉堡速降世界杯成绩单上最平凡也是最不平凡的一串阿拉伯数字。格雷格·米纳第五次在威廉堡夺魁,个人第17座分站赛冠军。与队友史蒂夫·皮特并列速降世界杯男子精英组分站赛冠军排行榜头名,可我们依旧在等待传奇的继续,因为那时的米纳依旧显得斗志昂扬。


♦米纳在威廉堡总是满载而归


(十八)2015 速降世界杯伦策海德站(Lenzerheide)

我们终究无法体会冠军的荣誉会如何影响一个车手的后续之路,但在格雷格·米纳的身上我们却看到了一丝答案。那便是——忠诚和坚持。忠于自己的昔日王位,才能敬畏和期盼现今的冠军之衔。坚持应有的独特风格,才能征服遥远的千万山岭。当伦策海德只是第一次出现在速降世界杯之时,米纳的名字便被长久记载在这里。18场分站赛冠军,UCI速降世界杯男子精英组排行之首。从2001年到2015年,米纳完成了最伟大的山地车赛事纪录。每一个冠军都承载着南非人的记忆,从青葱岁月到年过而立,米纳用激情和实力诠释着这项运动的真谛。18场分站赛冠军,米纳的这一纪录终将会被后来者打破。但无法磨灭的,则是他在所有人内心深处留下的那份激励与感动。


♦即使面对新赛道,老将米纳依旧选择奋勇向前


回看米纳14年的分站赛夺冠历程,也是我们这代人的一个缩影。从血气方刚的青春少年变为成熟稳重的中年大叔,我们开始为发白的双鬓为慨叹,为隆起的肚腩而担忧。而那些伟大车手潜移默化所影响我们的,也一直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强硬,努力,孜孜不倦。
 
当我们开始突然担忧米纳的未来,怕他被后起之秀超越,怕他夺冠之路艰辛不易,怕他终究难敌岁月摧残之时,也许说唱界长久不衰的阿姆能给予我们的最好的答案。《Rap God》一句歌词让我们所有人变得安心:
 
既成神,何争王!(Be a king? Think not - why be a king when you can be a God? )



延伸阅读

车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