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

越骑越野Day4:突破野的危机 朝圣贡嘎寺

Date:17.09.30

by chinabike

来源:何兆志 Herman.Ho 美骑




 
昨晚我们“越骑越野”一行人在子梅垭口扎营,4500米的高海拔所致的低氧环境,让许多人失眠。在深夜一遍遍倒数之后,终于迎来了第一缕微光。我们睡眼惺忪的爬起来,拉开帐篷的那一刻,7556米海拔的贡嘎主峰,犹如一把棱角分明的锥子一般,直挺挺的伫立在我们眼前。

 
一缕耀眼的阳光从贡嘎雪山的背面洒来,"越骑越野"第四天的行程也正式拉开序幕。这一天,发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让我们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野”背后的魅力以及“野”背后隐藏的危机。

一、子梅垭口速降 挑战Z型回头弯
第四天开始,"越骑越野"队伍真正放开了骑行,我们要从子梅垭口出发,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野路速降飞驰而下。盘山路没有任何保护性围栏,而且几乎全是“Z”型的回头弯。今天最让人担心的队员是王婷和孙培麟,这两位的山地车越野经验相对较少,面对这样的急速下降时,有许多未知的风险。经验丰富的熊哥带着其余六名队员在子梅垭口做了简单的热身,并讲解了注意事项之后,熊哥与山地车经验较稍弱的孙培麟一组,jimmy和蔡季伶、基械师、弗朗索瓦一组,队员们骑上战车,俯冲下山。


▲在贡嘎雪山映射的光芒下,7名队员整装待发。
 

▲背景中最高的那座山峰就是著名的贡嘎主峰,海拔7556米,是四川省最高的山峰,被称为“蜀山之王”。


▲曹老师骑着
虬龙轻蜂在自行车群中有点独树一帜。


▲蜿蜒的盘山路,全是“Z”型回头弯,十分险要。
 



▲在大山的怀抱中越野,此时人显得多么的渺小,然而这就是野性的魅力所在。


▲面朝贡嘎主峰,心情也变得非常明朗。贡嘎主峰难得一见,有的人守着半个月都未必能看到,这一次我们似乎是得到了山神的眷顾。


▲漫山遍野的牦牛出没,然而这是一种会带来危险的动物,因为它随时有可能踢落碎石滚下山坡,危及队员的安全。



出发后不久,一声尖叫在垭口之间回荡,原来是王婷摔车了。当时孙培麟就在王婷后面,他说王婷摔车时的速度并不快,只见她一个趔趄就摔倒在地,似乎是捏前刹车过猛导致。所有后勤人员在第一时间围拢在王婷身旁,查看她的伤势,摔到胫骨骨折的王婷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在向导小草和李锐的协助下,王婷强忍着剧痛,完成了初步的包扎,随后向导小草陪着王婷去市区医治,王婷的“越骑越野”之路也到此终结。事后王婷表示自己没能与所有队员完成全程是最大的遗憾,同时自己回去以后要多进行户外骑行,期待来年继续参与“越骑越野”。


▲王婷摔车之后,向导和队员们迅速围拢给她进行紧急包扎。
 


▲王婷并没有埋怨,而是快速稳定了心情,随行向导也快速的将她送往市区医治。

二、下子梅村休整 队伍走散惊魂
在送王婷离开山里之后,我们在下子梅村进行简单休整,在这里将我们一些行李拿下来,交由马匹驮上今晚的目的地贡嘎寺。此时我们对于接下来的路程认知不够清晰,同时补给品也没有带够,这就为后来“野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从下子梅村出来之后,原本继续骑行一段路之后就该选择岔路前往贡嘎寺,但是由于路标指示不够显眼,队员速度太快,无暇顾及路牌,几乎都走错了路。小伙伴鬼手意识到错误之后,骑着虬龙轻蜂电动越野摩托折返回来寻找走散的队员,好在我们走得不是太远,最终汇合成功。这一段经历想起来是令人发怵的,因为山谷就像一个巨大的信号屏蔽器,所有人无法使用通讯设备,就连对讲机的信号也是时好时坏,假如在山谷中失联,那么后果一定不堪设想。这是“野”给我们带来的“危机”体验。


▲熊哥骑着
虬龙轻蜂在山里穿梭,同时由于虬龙轻蜂的机动性能良好,后来竟成为了我们的应急车,为队员们送去补给品以及保暖衣物,非常靠谱。


▲孙培麟渐渐爱上了山地越野骑行,他的这件
Smartwool羊绒外套也甩满了泥土,好在其保暖性以及防水性良好,才能给骑行最大的保障,记者亲测之后也感受到非常舒适、轻薄、暖和。


SALOMON萨洛蒙户外鞋为我们的户外徒步提供了强力保障,连续走30公里不会脚疼,而且其防水性能也可以应对户外的恶劣条件。


▲走散的弗朗索瓦独自一人上路,面对越来越野的路况,他已经进入忘我的状态。


▲弗朗索瓦的骑行风格很野性,时不时飞檐走壁。


▲jimmy与蔡季伶组成了联盟,相伴骑行。



▲与队伍走散的jimmy在查看自己的
SUUNTO颂拓手表,这款表能辨别海拔高度以及方位等全面的信息,就算走散了也不必太担心。


▲几经周折,队员们终于汇合成功,在一家小旅馆内喝了酥油茶之后,开始沿着正确的道路向贡嘎寺进发。

三、推车上贡嘎寺 基械师呕吐失温
队伍汇合之后,我们要沿着小路推车前往半山腰的贡嘎寺,在那里进行休憩。这段路不仅坡度很陡,而且路程很长,几乎有8公里。由于大家对路程难度没有准确的预期,补给品和水都没有准备充足。在推车上山的途中消耗了大量的热量和水分,让人煎熬难耐。最严重的当属基械师DJR,他原本心脏有一些小缺憾,在平原骑行生龙活虎,而来到高原之后,他就像龙遇浅滩。

在距离目的地贡嘎寺还有1.5km的时候,基械师DJR瘫倒在地,呕吐失温,此时他用自己微弱的气息对蔡季伶说:“打我,快打我!”事后基械师DJR说他真的害怕自己坚持不下去,想让蔡季伶将自己打醒。好在熊哥在得到我们对讲机的求助信号之后,骑着虬龙轻蜂电动越野摩托火速从贡嘎寺下来,送来了水和补给品。基械师DJR也慢慢的从危机中解脱出来,当我们在贡嘎寺等待他的出现时,看到他又是一脸俏皮,我们就知道他缓过劲来了。还是那句话:困难没有使你倒下,那一定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去贡嘎寺的前半段路有一些林道下坡,这也许是这一天最后的轻松的时光。
 


▲jimmy的过弯技术十分娴熟,掀起大风。


▲基械师DJR


▲即将要推车上山,蔡季伶在小溪的木桥上简单整理装备。


▲面对连续的爬坡,基械师和jimmy不得不下车推行。


▲基械师DJR艰难的推车上山,此时
Smartwool骑行袜以及速盟腿套提供的支撑性和保护性帮了他的大忙。


camelbak骑行背包里面要装载足够的水和补给品才行

 
▲基械师DJR已经累得够呛,而蔡季伶此时状态还不错。


▲用基械师DJR自己的话说,为了男人的尊严,他决定把马帮送来的马给蔡季伶骑,而他自己却在坚持着。


▲距离贡嘎寺还有1.5km的时候,基械师DJR终于坚持不住了,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出现了失温呕吐的紧急情况。


▲此时蔡季伶和向导李锐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好在后来熊哥送来了补给品,基械师DJR才慢慢缓解过来,并坚持推车上了贡嘎寺,维护了他自己坚持的“男人的尊严”。

四、贡嘎寺朝圣
后来我们到达目的地贡嘎寺之后才幡然醒悟,原来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贡嘎寺啊,所有的艰难险阻像是冥冥之中为我们设置的阻碍,如果一旦有一个阻碍你无法酷跨越,那么你就没有资格来到贡嘎寺。好在一路艰难险阻我们都咬牙坚持了过来,来到了贡嘎寺朝圣。


▲幸亏有马帮将我们的行李驮上山,我们才相对轻松一点,向导李锐感谢马帮主人的协助。


▲通往贡嘎寺的路上,玛尼堆上的石头镌刻着藏语经文,神秘感十足。


▲贡嘎寺内部,不是节假日,这里非常的安静,据说这里只有一位僧人,进入寒冬之后要独自一人守着寺庙。


▲认得出队员们停靠在贡嘎寺墙边的车子都是什么品牌吗?


▲贡嘎寺的马儿在迎接客人的到来。


▲我们在贡嘎寺遇到了几位外国友人,他们对中国的文化非常感兴趣,打算徒步去慢慢感受。


▲左图是贡嘎寺提供给我们的房间,由于贡嘎寺在海拔3800米以上,这里的湿气非常重,所以我们的床也是湿漉漉的,条件十分艰苦,不过有床睡已经让我们感到万分的庆幸。右图是晚上我们与外国友人一起吃晚餐,聊聊世界各地的文化和风景。


▲在这一天中,我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所有人的心情都有点复杂,向导李锐紧急开了一次技术会议,为明天的长距离穿越骑行做万全的打算。


 
“越骑越野”第五天将从贡嘎寺出发,一路下山,穿野林道,跨过涉水路段,骑行梦幻的巴王海。巴王海这个名字其实来源于附近雪山向下延伸的贡布冰川。因该冰川终年被厚重的云雾所笼罩,很难见其真容,故被当地藏民称为八望冰川。由于藏汉文化在理解和交流上的差异,“八望冰川”变为巴王海。地处川西康定与石棉县大山结合部、海拔3000 ——3200米的高原峡谷之中。这一天的风景尤为壮观,而队员们也最为享受,前面几天的煎熬和阴霾一扫而散。在这一天会发生什么故事呢?一起期待“越骑越野”第五天的文章更新!


 
 

延伸阅读

车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