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

越骑越野Day3:夜宿4500米海拔子梅垭口 高反磨人意志

Date:17.09.27

by chinabike

来源:何兆志 Herman.Ho 美骑




 
2017年度的“越骑越野 · 4+2越野骑行之旅”,在9月23日下午走进了峡谷的深处。从这一天开始,所有人的网络信号中断,直到三天之后,“越骑越野”团队才重返有网世界,一路的精彩故事我们现在继续分享。

“越骑越野”第三天,我们从新都桥出发,途经甲根坝、上木居,最终抵达子梅垭口。子梅垭口海拔4500米,这里是近距离观看“蜀山之王”贡嘎雪山的绝佳之地。我们从新都桥驱车直上,急速的海拔上升让我们猝不及防的暴露于低压低氧环境,几乎所有队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包括头痛、失眠、食欲减退、疲倦、呼吸困难等状况。好在我们晚上在子梅垭口扎营,对面就是贡嘎雪山,这样的美景也许可以安慰队员们高反的恶劣心情。

▲熊哥和王婷一大早起来状态非常好,面对今天的行程所有人都信心满满。


由于今天晚上要在子梅垭口扎营,所以我们的后援车上装满了牧高笛睡袋、帐篷、防潮垫等装备。



 
纸质的“龙达”也叫“风马”,是4公分左右见方的白(也可以是红、绿、黄色)纸上拓印剽悍的骏马。我们今天会经过雅哈垭口,迎风撒放,以祈求行程顺利。


▲沉醉在辽阔的天空下


▲越骑越野,将是未来4+2出行的模版!


▲王婷刚刚适应高原气候,面对即将要开始的山地越野骑行,她非常的期待也非常的好奇,像BELL这样的单车全盔她还是第一次见。


▲我们穿行在辽阔的山谷间,汽车载着自行车到达我们要去的地方。
 


▲到达我们适应性骑行的第一个地点——雅哈垭口,车手们要推车到山顶,然后俯冲而下。


▲法国车手弗朗索瓦和“基械师”DJR望着陡坡,心里都若有所思,毕竟这是他们上高原的第一次骑行,心里面有期待,又有担心:是否会遭遇缺氧的挑战呢?



▲熊哥使出他摩托特技的十年功力,现场测试虬龙科技电动越野车-轻蜂的性能,既可以玩独轮,又可以玩漂移,让熊哥对这辆车的性能赞不绝口。


▲“基械师”DJR推车上山顶,稀薄的空气让他感到十分吃力,他在平原可以连续跳跃和漂移,而在高原,他明显感到力不从心。


▲DJR从山顶俯冲而下,背景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雪山。


▲我们的汽车队伍在雅哈垭口作短暂的停留


▲向导小草为队员们扛车上山,同时他也是一个骑行爱好者,面对这样的山色风光,他也忍不住要试玩一把。


▲蔡季伶从山顶俯冲而下


▲弗朗索瓦是最有活力的,他推车上山,反复练习
 


▲曹老师是虬龙科技电动越野车的工程师,同时也是摩托车环塔冠军,这次特地带上轻蜂前来测试。


▲在雅哈垭口,熊哥将龙达迎风撒放,以祈求我们行程顺利。


▲蔡季伶


▲我们的七位骑行挑战者,从左至右分别是Jimmy、蔡季伶、DJR、弗朗索瓦、王婷、熊哥、孙培麟。此时情绪高涨的他们一定不会想到自己晚上会高反。垭口风大,好在队员们都穿上了
smartwool羊绒外套,可以抵御垭口的寒风,在他们6天的行程中,它为队员提供了温暖的保障。


▲雅哈小卖部有氧气瓶出售,此时或许没有人注意到,但到达子梅垭口缺氧时一定会想念这里。


▲下了雅哈垭口,我们继续往下骑行,前往目的地子梅垭口。



▲在这途中发生了许多好玩的事情,Jimmy和蔡季伶开起了玩笑。
 


▲辽阔的山谷,让人忍不住想要多做停留。


▲孙培麟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性骑行之后,开始对更野的路段抱有更大的信心。


 
前往子梅垭口的路途中,登巴客栈在一片辽阔的天空下出现,我们一行人在此休憩歇脚,同时进行关键的午间补给。客栈的主人为我们做了热腾腾的鸡蛋青菜面,当面条递到队员们手上时,幸福感和满足感在他们脸上洋溢。人们在户外环境里,往往容易因为很小的事物获得极大的满足感。久居城市的精英投资人孙培麟说,来到这里你才有心情去感受这些细微的东西,这是很难得的体验。


▲美丽的格桑花迎着阳光绽放



▲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让所有人幸福满面。


▲“4+2”正确的打开方式


▲到达子梅垭口,对面的贡嘎主峰尚未显现出来。


▲领队小草和他的小帮手“豆豆”

就在我们驱车抵达子梅垭口时,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所以我们不得不加快搭帐篷的速度,在领队小草和李锐的组织带领下,两顶六人帐篷迅速搭起,另外还有两顶双人帐篷用来存放物资,以免被雨水打湿。所有人都很紧张,如果雨下不停,那么在寒冷的子梅垭口扎营睡觉会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好在天公做美,雨水慢慢消停,落日的余晖映射在贡嘎雪山上,远处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扎西德勒”,日照金山的美景在辽阔的天地间,那一时刻极具感染力。


▲豆豆喜欢遥望雪山


 
很多队员都有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熊哥是这样表达他的感受的:“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么高海拔的地方骑车,缺氧令我感到呼吸很困难,吃饭也吃不下两口,那一晚真的是难熬。”
曾经有过高原骑行经历的蔡季伶再次“中招”,而且她的反应尤为激烈,最严重的时候需要坐在车上吸氧,十分让人担忧。她是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的:“虽然我在来之前做了一些训练和准备,但没想到还是高反了,晚上我一直在盼望着天亮,但是时间过得很慢,我以为天亮的时候,一看表却只是凌晨三点。”


▲Jimmy抓紧时间加衣服

另外的几位队员,包括孙培麟、“基械师”DJR、Jimmy,都出现了头疼、呼吸急促的高反情况。来自法国的弗朗索瓦体力尤为充沛,他上到子梅垭口之后迫不及待地装车,在贡嘎雪山对面的斜坡上勇敢放肆了一回,但他也因此感到十分疲惫,不得不早早休息。王婷在今天的表现十分好,有丰富户外经验的她不仅没有出现高反的状况,而且还来回照应同行的队员,对于接下来的骑行,她满怀期待。

要应对高反,充足的休息非常重要。队员们吃过领队拿过来的抗高反药物之后,都强迫着自己养精蓄锐,好迎接接下来的路途。


▲4500米的海拔让孙培麟感到力不从心。



▲弗朗索瓦准备在贡嘎雪山前开发出一条自己的路线
 


▲弗朗索瓦在山坡上来回五六趟,这样高海拔的骑行也让他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基械师”DJR在安慰同样发生高反的蔡季伶


 
在4500米海拔的子梅垭口,生火和做饭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一天晚上,我们在帐篷里面支起了炉头,用燃气罐生火,用高压锅煮饭。向导李锐和小草是经验丰富的户外探险者,为我们带来了特殊包装的“方便餐”,只要用热水加热即可食用。在寒冷的子梅垭口,开水成为了必备之物,一旦缺水将会变得干冷难耐,所以用火炉烧热水的工作从未停止过。


▲贡嘎雪山火烧云


▲向导李锐照应着每一个队员的晚餐


▲弗朗索瓦表示自己在高海拔骑行时心率很高,同时也伴随着头疼的感觉,所以不得不早早进入帐篷休息。
夜已深,贡嘎雪山上的云层慢慢退去,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贡嘎主峰,有人拉开帐篷,高声喊道:“看!主峰出来啦!”而有的人则在帐篷里面艰难地熬过夜晚的时间,看似平静的夜晚,每一位队员都有着自己刻骨铭心的体验。


▲向导为我们搭起了牧高笛帐篷,抵御垭口夜里的寒风,让我们有十足的安全感。

当从晨暮中醒来,大家的高反状况会有所改善吗?会有什么样的挑战和故事在等待着我们呢?请期待我们“越骑越野 · 4+2越野骑行之旅”第四天的精彩故事。


 
 

延伸阅读

车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