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事

《骑行天下》川藏线,不得不说的事(二)

Date:15.03.26

by chinabike

作者:CB 强子

搭车自古就是川藏线颇受争议的话题。 豪情壮志的人发誓即使推车到拉萨,也不肯屈服搭车。理性骑行的人享受旅途快乐,认为骑或搭只是一种进藏方式。于是,川藏路上的涂鸦或者某些行为举止,成了两派的斗争。部分自认勇猛无比的汉子对搭车的人竖起中指,或涂鸦“鄙视搭车的!”曲折蜿蜒的山路上,无数的骑行者朝着垭口进发,当一辆五菱面包车载着搭车的人风驰电掣经过他们身边时候,连呼吸都感到困难的部分骑行者也会发出唏嘘。而坐在车里的人多少会被这种唏嘘声所影响,他们甚至不敢抬头看外面的天空。在漫长的川藏线上,所有的户外旅行者都是团结和友爱的。唯独部分“野蛮”的车友,他们视搭车者为矫情或文艺。318国道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坚持和放弃的理由,全程骑完的车友不见得就勇猛,搭车前行的少年也不见得矫情。时间、身体、经费、安全等众多因素决定了旅行的方式,他们只不过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一种。大冰在他的著作《乖 摸摸头》里说道“我在路上走着,遇到了你,大家点头微笑,结伴一程。缘深缘浅,缘聚缘散,该分手时分手,该重逢时重逢。惜缘即可,不必攀缘。同路人而已,能不远不近地彼此陪伴着,不是已经很好了。”终有一天,他们会忘记自己在川藏路上的粗鲁言行和举止,而会选择留恋与同伴在路上风餐露宿的岁月。



骑行川藏的人越来越多时候,搭车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搭车,现在不仅仅只是一种进藏方式,更是一种增加当地居民收入和记载川藏文化的素材。一辆五菱面包,藏族青年在车顶焊接“车顶架”,这种“车顶架”只是通过钢筋材料制作而成的运输工具,它的承载数量和重量远远超过我们想象。10辆山地车堆放,对司机来说轻而易举,使用各种“暴力”的方法捆绑这些车辆。你即使感到很心痛,但也无能无力。要么搭,要么不搭,你的选择只有这两种。面包车行驶在崎岖的山路,颠簸带来的不仅仅只是车内乘客的痛楚,车顶的自行车也不能幸免。车架相互碰撞掉漆,尾勾损坏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司机不会去承担这些责任。选择搭车,就是把车辆安全和人身安全交给了司机,你没有能力投诉和控告,所有的损失都要自己去承担。



只要存在交易,就会存在欺骗。即使在西藏,也不例外。热情和好客是这里的便签,但我同样看到部分心怀鬼胎的司机。他们会告诉你,前面的路非常非常难走,你到下一目的地天黑都到不了。XX山最近打劫事情特别多,搭车比较安全。各种诱骗和诡计在这里出现,这就如同经久沙场的大叔诱惑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一样。明辨的骑行者坚守自己的目标,骑行至目的地。那些被骗的人,选择了搭车。即使路况不像司机说的那样,他们选择下车骑行,但那些车费不会再退。越来越多的人做起了搭车生意,我们承认这更有利于川藏旅行生态圈的完善。但这更需要机制的监督和管控,这个过程需要一个时间。



搭车,俨然成了川藏文化的一个重要元素。当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和地方政府开始记录川藏线,这条路上的点点滴滴都是纪录片的组成元素。看到同伴因伤病不得不选择搭车,你会感叹在力所能及情况下坚持骑完川藏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而搭车的人选择了不同的进藏方式,他们的生活又多了一重经历。搭车,不是文艺少年的情怀表现,也不是装逼少年的不治之症,这只是最适合他们的一种旅行方式。咬紧牙关骑至垭口,你为自己的坚持点赞。身体不适选择搭车,你为自己的理智感到骄傲。搭车,川藏路上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每一个搭过车进藏和没搭车进藏人的回忆。2013年路上的我,也蔑视那些搭车的人。认为他们糟蹋了川藏线,糟蹋了这条朝圣之路。川藏回来即将两年,现在我想到的都是那些与队友风雨兼程骑行的岁月,和陌生的人交谈的场景。我和他们聊理想,聊姑娘,聊有关想聊的一切。我早已忘记搭车的那些人的容貌,但现在的我,肯定的是,每一个走上川藏路的人都是勇敢的。抑或骑行,抑或搭车兼骑行,我们都完成了自己最初的梦想。
 
愿你我带着微薄的行李和最丰盛的自己在川藏线行走,无关搭车和不搭车!
 

延伸阅读

车友留言